您的位置: 湖州资讯网 > 科技

魔装 第二六四章 强徒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7:24

魔装 第二六四章 强徒

少年在厢房内静修了很长一段时间,当他走出房间时,发现前面的小吃铺一片漆黑,接着又听到远远传来喊叫声、呐喊声,马上想起那年轻妇人说过的城中可能有大乱的事情

,急忙拽开小吃铺的后门,走了进去。

小吃铺内静悄悄的,隐约看到一条黑影,伏在窗前顺着缝隙向外张望着。

“容姐?”少年试探着叫了一声。

“嘘别出声”那黑影紧张的回道。

“怎么了?”少年压低了嗓音。

“天爷爷呀……城里真的乱起来了。”年轻妇人用微微发抖的声音说道:“那天就应该跟着他们一起走的,现在可好……你听、你听”

杀啊……远处的呐喊声越来越大了。

“呵呵……”少年温和的笑了,随后缓缓坐在一张桌前,白天他处于劣势,总感觉不那么畅快,现在局势整个颠倒过来了,他心里有几分小满足,端过烛台,拿起火石把蜡烛点燃。

“小贺,你疯啦?”年轻妇人火烧火燎的冲过来,就要把蜡烛吹熄。

“容姐,你信我么?”少年轻声道。

“啊?”年轻妇人用不解的目光打量着少年。

“有我在,没事的。”少年道。

“你……”年轻妇人本是不信的,但那少年的目光很镇定、很自信,而且温和的笑容极具感染力,让她的心不知不觉变得安宁了,接着她轻叹口气,转移了话题:“饿了吧?想吃点什么?”

“还是鸡蛋饼吧,容姐,你烙得饼真的很好吃。”少年道。

“那当然,也不打听打听我的名号。”年轻妇人笑得很得意:“你先坐一会,我去厨房。”

“好。”少年应道,就在这时,一道月光从木板的缝隙中透了进来,少年的脸色陡然一僵,猛地伸出双手,撑住桌面。

“小贺,你怎么了?”年轻妇人发现那少年有些不对。

“容姐……你去看看……月亮是不是……很圆……”少年吃力的说道。

年轻妇人跑到窗前,顺着缝隙向上看去:“嗯,很圆很圆的,和我的鸡蛋饼一样圆,嘻嘻……”

“糟……糟了……”少年挣扎着想站起来。

“你怎么了?”年轻妇人急忙走上前,扶住那少年。

“我……我急于求成……修炼灵诀……出了偏差……控制不住潮汐之力……每到月圆都要发作……一次……除非晋升……”少年脸色苍白,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身体也抖得厉害。这是他最大的秘密,连至亲的亲人都不了解,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愿意相信对面那普通的年轻妇人。

“天你落下病了还敢出来乱走?”年轻妇人急道:“那应该怎么办?

“休息……就好……过了夜半……没事了……”

“还能走吧?我带你去后面。”年轻妇人道。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小吃铺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了,两个汉子大步走了进来。

“容寡妇,你这是玩得哪一出啊?”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身材魁梧的壮汉,他笑眯眯的说道,视线则在那少年身上打量着。

年轻妇人被吓了一跳,回头看清来者,气得柳眉倒竖,厉声道:“钱麻子,你于什么?”

“不于什么,就是想你了。”那魁梧的汉子笑道。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年轻妇人指着大门。

“别喊了。”那魁梧的汉子撇了撇嘴:“容寡妇,赶紧收拾收拾东西,然后跟我走,这城里是呆不得了。”

“我凭什么跟你走?”年轻妇人气得直哆嗦:“钱麻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那点坏水,不就是贪图我男人留下的那柄剑么?”

“嘿嘿……剑我要,人我也要。”那魁梧的汉子发出奸笑声。

“滚你给我滚出去”年轻妇人冲上前抓住对方的胳膊,便使劲往外拽

那魁梧的汉子眼神转冷,反手一掌抽在年轻妇人的脸颊上,那年轻妇人身体被抽得凌空飞起,撞翻了一张桌子,滚落在地,她只是普通人,被打得头晕眼花,嘴角也渗出鲜血,片刻才回过神来,捂着脸颊呆呆的看着对方。

“悄悄的吧,你想还是以前呢?”那魁梧的汉子蹲下去,用手指挑起年轻妇人的下巴,淡淡说道:“现在城里这么乱,就算老子宰了你,也没人知道是我于的。”

年轻妇人遍体冰寒,她意识到了现在的处境,以前那钱麻子像条狗一样围着她打转,不管她的态度有多坏,钱麻子也不敢来硬的,暗月城有自己的规矩,只要她到天机楼告状,钱麻子就会受到惩罚,何况她男人也是流浪武士,有自己的朋友圈,绝对不看坐看她这个寡妇受人欺负。

现在一切都变了,暗月城火光四起,杀声阵阵,规矩也不复存在,其实那些大老爷之间的矛盾,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但事情就是这样,在旧的秩序崩塌,到新的秩序建立之前,最深重的苦难总会由他们这些普通人来承担,因为他们没有力量。

如果现在她被害了,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还将有很多人遭受和她相同的命运。

“大哥,你是把这骚货惯坏了。”另一个汉子冷笑道,随后他凑到钱麻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钱麻子站起来,奸笑着看向那少年:“小哥,你是哪里人?”

少年紧咬银牙,他早就想动手了,可此刻连站都站不稳,如果双手不是撑在桌子上,早就倒下了,体内的灵脉变得凝滞,灵气根本没办法运转。

两个汉子对视一眼,分左右向那少年走去。

年轻妇人大惊,挣扎着爬起来,挎住钱麻子的胳膊,叫道:“钱大哥、钱大哥,那是我弟,你们可别吓到他……”

“你弟弟?”钱麻子呵呵笑了,随后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年轻妇人的脸上,口中骂道:“他这身衣服能顶你一个铺子,吗的你蒙谁呢?”

年轻妇人又扑上去,拼命抱住钱麻子的大腿,哀叫道:“钱大哥,我跟你走,我男人的剑也送你了,他真的是我舅舅家的表弟,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他吧……”她明白,今日难逃此劫,要受人糟践不说,自己男人留给她的最后的念想也保不住了,但,那少年是无辜的,她好心收留,结果却给那少年带去弥天大祸,反正自己也跑不掉,能救一个是一个。

“大哥,如果我们能从这小子身上发笔横财,什么样的娘们没有啊。”另一个汉子阴测测的说道:“这小子肯定是世家子弟,如果还能拷问出几套灵诀……嘿嘿”

“现在愿意跟我走了?”钱麻子低头问道。

“愿意愿意,钱大哥,我肯定天天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年轻妇人用力点着头。

“晚了”钱麻子右膝飞起,正撞在年轻妇人的脸颊下巴上,年轻妇人向后仰倒,又重重撞在地上,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挣不起来了。

“混账……”少年怒发欲狂,推开桌子要冲上前,可只迈出一步,便栽倒在地。

蚌埠男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治疗卵巢炎费用
辽宁治疗妇科费用
蚌埠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荆门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