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资讯网 > 健康

李苏桥万达集团买毕加索作品不是贵不贵的问

发布时间:2019-11-30 11:08:52

李苏桥:万达集团买毕加索作品不是贵不贵的问题

11月4日佳士得纽约拍卖夜场(北京时间11月 5日上午8点30分),毕加索代表作《两个小孩》被大连万达集团以2816万美元(约1.7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竞拍获得。这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购买西方顶级绘画作品最大的一次手笔。针对这一消息,北京空间画廊负责人李苏桥在微博中写道 万达以1.7亿购买毕加索的 Claude and Paloma ,对于市场流动性一流的毕加索作品,谈它贵与不贵毫无意义。我想此事多少打破了西方人心中中国人只玩中国艺术品游戏的成见,同时让西方艺术市场终于看到了他们期待已久的中国富豪收藏家对西方大师艺术品的斩钉截铁的爱。这天,有人扬眉吐气,有人磨刀霍霍。 99艺术第一时间采访李苏桥先生,深度分析这一拍卖行为背后西方市场的运作逻辑以及为什么说价格在这次购买中并不是最重要,那么重要的是什么? 99艺术:您觉得万达集团花了1.72亿买毕加索《两个小孩》作品,这个价格怎么样,好多人都说挺贵的。 李苏桥:这个价格偏高。可以这么说,万达集团到底为什么花1.7亿买毕加索的作品或者说毕加索的作品为什么在佳士得拍卖中的价格接近3000万美元?我们应该来讨论这个问题,而不是讨论万达买的贵不贵。首先关于贵不贵的问题我为什么说不重要,没有意义呢?第一点,首先说毕加索的这件作品在佳士得非夜场拍卖中值不值这样的价格?我的回答是不值的。原因是什么呢?首先,毕加索那个年代有特殊意义的作品,可以过2000万以上的,到目前为止也就三件,这一件是关于他的两个孩子,另外两件是跟他的情人有关的,其中创造出高价,并接近这个价格的那件是2007年秋拍卖出来的,那个时候是在金融危机之前西方印象派大师作品最疯狂的价格时代,最高峰时期,之后也有类似的一件差不多(指的是同一级别的作品),另外一件作品是后来卖的,2000万美金就可以过,也就是说从毕加索作品的市场状况来看,假如成交,比较合理的价位应该是2000万美金,这是第一个问题。 毕加索创作于1950年左右,相似尺幅、10年之内在公开市场上成功交易,总价超过千万美元的,只有三件。 万达集团在佳士得纽约拍卖夜场以1.72亿人民币拿下的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创作于1950年,由毕加索女儿继承,后被画商Jan Krugier购买。估价万。着录与出版众多,其中既有学术展览也有商业展览。成交价2816万美元。画中是毕加索最小的两个孩子,是他和比他小40多岁的学生Fran oise Gilot 所生,两人分手后,Gilot将两个孩子带走。 另外类似作品两件,一件是:Femme Assiese, 1949年,115x89cm 2012年6月20日,佳士得伦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第11号拍品。估价7..8m 美元,才卖1350万美元。 毕加索作品Femme Assiese 另一件是我最爱的,Femme accroupieau costumeturc,Jacqueline,1955年,115x89cm,金融危机前2007年11月6日佳士得纽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第73 号拍品。估价待询,结果成交价3100万美元。画中是毕加索的第二位妻子杰奎琳,这一时期是毕加索晚年对于中东 后宫 主题着迷的时期。 毕加索作品Femme accroupieau costumeturc,Jacqueline 第二个问题,就是贵与不贵的另一个方面,万达买这个值不值?我觉得贵与不贵就不用讨论了,首先万达很有钱,花一亿人民币对他来讲就跟普通老百姓有了一千万财产花几十万买车一样,你说你买一个桑塔纳值,还是买一个韩国现代值,或者是买一个富康值,那是可以讨论的,因为他的财富体量决定有没有关系。 再一个,这件作品购买之后所产生的广告效应将万达推到一个文化地产的高峰状态,把万达推到了一个有丰富的收藏经验和对世界美术表达一种敬意的一个公司的角度,我觉得这个价值不贵,所以贵与不贵不值得讨论,看需要在那个层面讨论。从我们专业角度讨论价格绝对的贵,再卖一次试试看,明年秋天同样谁来买看看,如果能卖过三千万美金,我可以付三万美金,我可以打这个赌,只值两千万美金,所以贵与不贵是不同的事情。 第三,贵不贵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我在微博里表达的,我们都知道王健林是谁,这个企业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家,在中国做过怎样的事情,但是西方人不知道,我们必须要还原到当时拍卖场景里边去,佳士得日场拍卖人气也不是很高,几个高标的全部没成交,这件作品是全场唯一的一个亮点,提升了整个拍场的氛围。这场拍卖30%以上的作品或者1/3的作品都流标了,其实是一个挺惨淡的拍卖的状态,所以这件作品人家根本不知道是中国人买的,老郭(郭庆祥)根本没有在现场举拍子,是投标。大家知道是亚洲人,不知道是中国人买的,仅此而已,如果老郭不做宣传没有人知道,当然我可能会知道,但那是另外一个情况,是特殊的渠道。但是你要知道那个不是一个郭庆祥特别张扬在那儿举牌子,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必须还原到这样一个场景里边去,是一场非常惨淡的拍卖,这个冒了一个泡,获得了一个非常高的价格,这种价格如果说在大陆的拍卖场上呈现,付款很多,都会被质疑是真拍、假拍了。因为同期有另外一些重要的作品,比如贾克梅蒂的作品,也有毕加索的作品都是流标的,但是这个作品估价非常低,在这么不景气的情况下,西方人都傻了,竞标的,现场总共举牌子的牌子数也不像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十几个踊跃举牌,没有,开始总共是六个,很快三个就退出去了,最后剩三个,两个在投,没有那么激烈。还原一下现场不是十几个牌子怎么样就上去了,有竞争什么的,不是这样的,因为现场非常冷静,这种冷静在今天的拍卖中也延续下来了,今天的大师拍卖和夜场拍的非常烂,拍得大家心惊胆战的,觉得市场好像没有钱了。 换一个思维来讨论,也就是说这场拍卖,当我们告诉西方人是我们中国人的一个企业家,是我们的首富买的时候,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长期以来他们都觉得中国只玩中国人的,中国人排斥西方的艺术,我们对西方艺术表达了一下敬重和情谊,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个中国人表现的机会。 第二,我们必须要肯定一点,就是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中国人有钱了,开心了,我们要买什么大厦,不是这么简单的生意。在这种扬眉吐气的背后其实西方人早就布好局了,佳士得香港,苏富比北京,他们这些大画廊和大拍卖公司精心安排的,包括这次佳士得活动,我的客人都收到过免费的邀请,让他们去参加艺术之旅、专家讲座、免费住在四星级酒店,当然有人去,有人没有去,但是他们知道中国人一定会买这个的,为什么?因为很简单,中国人的资本只对两件事有话语权:一个是中国的古典艺术,一个是中国的近现代艺术。对西方的美术中国是没有话语权的,中国人会被日本人影响,会拜倒在西方艺术的石榴裙下面,他们知道会有这样的影响,因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从民族的经济复兴,包括从心理上有一种想用文化战胜欧洲的心理,文化战胜的心理在艺术市场的圈子里头,它涉及什么呢?就是给你提供二流的、末流的,或者是远远超出西方合理价格的作品出现,这是必须要做的,西方如果说那天拜到我们的水墨裙下,我给他提供什么东西?是一样的,我不会给他齐白石最好的作品,一样的,就是一定要分开来讲,不是一个简单的贵不贵的问题。

食疗养生
租房资讯
液压机械/部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