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资讯网 > 体育

选前的台湾政局

发布时间:2019-09-13 22:44:09

选前的台湾政局

台海2月1日讯 海峡导报特约评论员、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蔡逸儒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评论文章说,从今年1月初到3月下旬的台湾“大选”之前,笔者每星期天在台北都有安排“民主擂台”活动,希望邀请亲绿学者或媒体前来对话,就特定议题,如“国会”改革、“一党独大”、选举制度等问题进行知识性的讨论,甚或言词辩论亦可,但是这些人宁可躲在自己的媒体或阵地内彼此相濡以沫,也绝不愿和我等正面交锋。所以,谢长廷其实也没资格骂马英九,指责蓝军不愿回应绿军的辩论叫阵。  不过,我们还是成功地请到部分民进党前任“立委”,如沈富雄、林浊水及蓝军“委员”如朱凤姿、雷倩等人,而民进党学界出身的单位主管则是在看到媒体报道吾等痛骂国民党,批评“立院”不该在开议后立即休会的决议后,才肯前来讨论问题,而且席间还坦白承认自己不但深绿,还是墨绿。此时笔者才豁然发觉,两大阵营之间的思维和价值判断是有如此大的差异,实在值得大家深深思考。  还记得笔者有次和国民党高层聊天,国民党深感苦恼的是,蓝军的学者多半爱惜得来不易的羽毛,又要讲究学术中立,往往不愿为蓝军强力辩护,而且三不五时还要骂骂国民党,以显示自己的客观,而绿军的学者或“澄社”之流的所谓自由派学者,则是对于民进党的错误完全可以视而不见、默不做声,或是恬不知耻地帮忙巧言狡辩,对于国民党的一丁点错误则是祖宗八代都给骂了进去。  根据美国的说法,政治光谱的中间是温和派,右边是自由派,左边则是保守派,大家总有个认定的标准。但在台湾,蓝军学者少有人肯承认自己深蓝,多以中立知识分子自居,而且也不将部分还能够讨论问题的绿营学者视为深绿,相信他们与“台独”基本教义分子仍有很大的差别,仍是可以对话的对象,殊不知这些人都把自己定位为深绿、墨绿,而且还以此自豪。大家以后别再一厢情愿、傻乎乎的了。  重点来了。选举本来只是一场良性的竞争,应该属于人民内部的矛盾,但是民进党自己硬把它搞成敌我矛盾和一场战争,国民党或蓝军上下对此要有深刻的认识。首先,在心态和认知上,蓝军就要知道自己的善意可能被绿军视为软弱,己方的以大局为重可能让对方分化离间。其次,在做法上,对付民进党这些人只有以战止战,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绝对不能给他们有见缝插针、遇洞灌水的机会。  过去,笔者说过,民进党一帮人等即将失业,唯有赢得“3·22大选”才能捞到一官半职,所以必然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打赢这场选战;但另一方面它又想展现反省的能力,往中间靠拢,感动人民,赢得中间选民的选票,否则未战先败,大家都别玩了。在这两股力量的牵扯之下,我们看到的却是谢长廷的进退失据,只要情况需要就立刻露出其奸巧、伶牙俐齿的一面,仍然专门反省别人,置民进党贪污腐败、破坏是非、违法滥权、恶搞族群政治、经济不振的败选原因于不顾。  目前谢长廷主攻马英九的美国绿卡及政治献金案就是典型的例子,目的是要强调马英九“外省人”的身份,不爱台湾,打击马的清廉形象。坦白地说,马阵营的回应不佳,往往节外生枝,越解释问题越多,反而掉进绿营的陷阱。笔者相信毛泽东说得对,对敌斗争不能手软,不要姑息,不要沽名钓誉。蓝军必须采取攻势作为,攻击、再攻击,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善意和同情可言,否则马失前蹄并非绝不可能!


微信怎么制作小程序
微商城哪家有
微商城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